我们的发烧哲学

来源: 作者:马顿音响 日期:2020-04-02 09:38:48 浏览:
中国的哲学观点认为,认识事物要经过三重境界,低端是看山是山,中端是看山不是山,高端是看山仍是山,经过这三重境界以后,人对事情的本源核心就了然于心了,如同,读书一样,先要读厚,后要读薄,这是一个科学的认识过程。这三个阶段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最后一个阶段是最高阶段,是最终回归本源的一个阶段,是看清看明白万事规律一种至高境界,我们大部分人由于文化和阅历不同,认识总是停留在某一个层面上,这个包括对美,对音乐,对音响的认识。
一个发烧友,第一次接触音响时候,觉得很好听,他关注的是音乐,这个阶段是看山是山阶段,等到买个音响之后,就开始琢磨如何变得更好听,折腾就开始了,开始割裂看待音响系统和声音,甚至还有一些自己固执的观点,如同瞎子摸象一样,这个阶段就可以叫做看山不是山阶段,等到折腾够了,知道声音中那些特点是不重要的,知道那些特点的存在就能正确表达音乐的感情,对音乐感情是正能量的,然后,不自觉的进入音乐的世界,忘记了器材,如同第一次听音响一样,那就是看山仍是山的境界。
    大部分的烧友,只所以能叫烧友,肯定是对声音的要求比一般的人要高,起码有一套听音的‘行头’,在这个基础上再能懂些发烧术语,能听出声音的特点,那就够装逼格很高的发烧友了,也就是处于第二阶段的烧友。坦白讲,我不喜欢这些发烧友,为什么,因为大部分的他们对器材的兴趣超越了对音乐的兴趣,很多人压根就没有欣赏音乐的心境,碰到喜欢的人声和音乐类型能听几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试音中度过的,很难把一张碟从头听到尾,往往忘记了器材是为我们服务这个目的,最后本末倒置,不是在听音乐中获得乐趣,而是在换线,换碟,换机子中获得快感,这个乐趣起码不是我认可的那种,如同旅游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游览,而是在坐车和坐飞机上。
     我认可的目标是,让器材更好的表达音乐,让我们不自觉的沉浸在音乐中,而不是只感受到低音的弹性,高音的华丽,中音的醇厚,这些不是发烧的全部,而是发烧的部分,很多已经有些水平的烧友,在听一套系统时,人为地把声音划分为甜、淡、厚、暖,因为这已经是条件反射了,是经过无数次聆听培养出的听音习惯了,忘记了整体,忘了音乐,对音乐说不出什么,到对声音的特点说的头头是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显出自己的水平。
      我喜欢的是那种没有经过发烧摧残过耳朵的非烧友,比如家庭主妇和孩子,他们听音响就是为了听音乐的,如果你的系统够力,足可以不经意打动人,他们会欣赏很久的,2015年成都音响展上公司展位上,一家三口来听了,男的也许觉得不行走了,但是,老婆和儿子足足听了2首曲子,他们觉得在我系统上放出的音乐走心,其实,这已经够了,大部分烧友还停留在看山不是山时,人迷失很多,经常不知所踪,不知道目标,整天折腾器材,兴奋点全在器材的某一个特点上,认为那样就是发烧,就是玩音响,而且这部分烧友人多势众,是发烧友的中间力量,足可以扰乱视听。
其实,我最看重的是校音,一套系统的声音表现,更多是由功放决定的,而功放的设计和校音主要还是由设计者的审美和对音乐乃至音响的理解有关系的,上面,基本给大家传递了我对音响的理解,下面我更具体描述下的。我的校音其实很简单的,那就是去掉声音中的一切干扰人的夸张的多余的声音特点,比如,过多的甜美会让人注意力更多被这个特点吸引,过多的细节会让人感觉到繁杂和疲惫,但是,没有这些特点,声音又晦涩难听,所以,都要有度,华丽、甜美、动态、细节都要服务于音乐,都要在听音的统领下和谐平衡存在,于无声处,潜移默化,不动声色的让音乐感染人,而不是夸张地抢占耳朵的注意力,从而干扰人对音乐的理解,比如,蛋鸡过度的声染色和空灵都可能对音乐的理解造成障碍(但是,有很多的烧友就好这一口)
    所以,我的机子,在接上系统之后,能让人惊艳的东西很少的,感觉很平淡,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好,不过,不急的,听上几天慢慢感受下,对于初烧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参照,往往希望一耳朵的刺激,震撼,也许就失望了。(我的机子初烧能买得起的)我的机子更多体现了一种禅境,一种化境,一种中华文明的淡定,低调和茶的清淡,不像咖啡的那种浓烈,但是,并不是说我的机子就没有甜美,高贵和动态,我认为这些特点,要全部为表达音乐的感情而服务的,如同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的,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很简单,找一张曾经感动过你,而现在很久没有感动过你的音乐,不论是交响还是人声,接上我的系统听下,看看是不是随着听音时间的推移,你慢慢进入了音乐里面,忘记了器材的存在,最后只剩下感动了。
那你还要怎么样呢?你买器材的目的难道不是最终回归到听音乐上面吗?当然,你如果还停留在 甜美华丽的音效里面,那我的机子可能暂时满足不了你的要求,我没有歧视这部分发烧友,也许你不服气,认为这是目的和要求的不同,我想,你既然选择我的机子,理应认可我的发烧观,我不是在为我的机子在开脱什么,做出华丽,甜美的声音,以我的校音手段,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我更希望我的机子能成为你的一只“老狗”,能常常陪伴你,而不是新鲜了3天后,就束之高阁了。
      台湾音乐人,黄舒骏说,别跟年轻人争吵了,你不可能赢的,因为等到有一天,他知道你赢了,那表示他也不年轻了,所以,你不可能吵赢真正的年轻人。坦白讲,发烧路上没有老少,只有入道的深浅,往往很多白发苍苍的烧友,也没明白是玩器材,还是听音乐的。
      如梦令开发两年了,自己认为是比较成功的,从销量和淘宝及家电论坛的评价来看,大部分烧友是识货的,这款机子真正是一款看家护院的过日子的好机子,内敛中透露着款款的音乐深情,论细腻比不过奇力,论华丽比不过高文,甜美比不过mbl,低音的震撼也许不久家庭影院的功放,但是,那种能听出泪花的感染力确是超群的。
我前面说过,看山仍是山的境界是最高的一只境界,说穿了,听音响就是为了听音乐,找共鸣,找感动,和大师进行灵魂深处的沟通,如果整天沉浸在听高音如何华丽,听低音如果震撼,只能说,还在低级别上徘徊。坦白讲,我在校音时,人为把这些干扰人对音乐理解的所谓甜美和重低音进行了消减。
      其实,很多烧友不懂器材的,人云亦云,抓不住核心的东西,我经常看淘宝上评价,既看我的评价,也看别人机子的评价,我都笑了,很少有有人谈感情的,都是常规的三段论,说到机子耐听的,可以安静听音乐的也是凤毛麟角的。器材最怕比较的,如果你手上器材多的话,比对下,就知道谁是那个没穿衣服的裸泳者,由于是做功放的,贵价的功放自然也听得不少,只能说,做到这个价钱的功放,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什么对手了。只是,能买起我功放的很多烧友,很多外围器材的档次我都不好意思说的,我的功放也是那么的处女机,往往没有对比,也体现不出器材的真实实力,我难免觉得,有些惆怅。不过,不要紧,听惯我的机子后,再听别人的机子,也许只是新鲜一阵子,完了,还会觉得自家的老婆好,虽然我的机子没有夸张的丰乳肥臀,但是,真是居家过日子的好伙伴。
      作为商家,是愿意讨好发烧友的,往往喜欢做些具有特点的机子,让人眼前一亮,价钱往往是你卖肾才能搞定的,很多人,把有特点的机子和贵价的机子作为自己是资深发烧友的标杆,我只能说,呜呼哀哉,信不信,这部分这些烧友都会退烧的,到最后真正想听音乐的时候,却觉得手机都行的,因为没高没低的手机缺少了音效,却把音乐的大部分信息传递出来了,带给我们音乐上的感动,特别是情感上的冲击,都比那些所谓的细节丰富,音效震撼的音响直接。